深圳社区产业怎样跳出“现代舞步”

  • 来源:南方日报    2017-12-05 08:37

    分享到:

  罗湖家园网讯:“圳”,用于地名,如深圳。

  “聚焦”,使光线或电子束等集中于一点。

  词典上关于上述字词的解释,也解构出深圳观察新设栏目“圳聚焦”的初衷:

  深圳,因改革而生,因开放而兴,又因创新而勇立潮头。我们期望将目光集中于深圳当下正在发生的热点政经事件以及话题,从一个个切面或观察或解读37岁深圳的内在肌理和可持续发展动因,助推特区精神在未来征程中被不断地延续和发展。

  日前,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在专题调研深圳市社区股份合作公司改革工作时指出,要加快研究解决股份合作公司产业发展等问题,推动股份合作公司多元化、市场化运作,进一步做优做强集体经济。

  深圳社区股份合作公司发展现状如何?其发展遇到了什么瓶颈?社区经济怎样才能融入特区经济发展的洪流之中?近日,南方日报记者专门进行采访和梳理,试图为深圳社区经济跳出“现代产业舞步”找到一些答案。

  A 瓶颈

  产业结构单一,投资能力较弱

  在11月20日召开的深圳市社区股份合作公司发展座谈会上,龙岗区、罗湖区、光明新区等相关单位及社区股份公司负责人,均提到社区产业结构单一、物业租金收入普遍占股份公司总收入大头等现实问题。

  光明新区石围社区共有各类工厂企业200余家,主要以生产加工木器家具、塑胶、制衣、模具、五金和玩具等为主。出租厂房、商铺、写字楼等,成为石围股份合作公司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2016年,该公司总收入达1777万元。

  “各股份公司的物业收入,普遍占总收入的80%以上,主要经济模式为单一的物业租赁经济。”石围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麦壮辉表示,随着产业结构升级和投资环境要求越来越高,社区股份合作公司拥有的厂房、商铺因档次较低、规划落后,发展后劲明显不足,经营风险不断增大。

  光明新区石围社区面临的上述问题,在深圳市各区社区股份公司中普遍存在。

  龙岗区142家社区股份合作公司,2016年总收入54.31亿元,同比增加11.18亿元,增长25.92%。主要收入包括租金收入、工缴费收入、管理费收入、投资收入、补贴收入、物业管理费收入及其他收入等7个部分,其中租金收入达37.51亿元,占总收入的69.07%。

  罗湖区现有31家股份合作公司,年总收入28.24亿元。与龙岗区相仿,罗湖区同样面临社区股份公司经济结构单一、过度依赖物业出租等问题。另外,罗湖区人均集体物业仅250㎡,低于南山的306㎡、宝安的479㎡、龙岗的310㎡及龙华的386㎡。

  有关数据显示,深圳市共有社区股份合作公司1046家,资产总额达1588.9亿元。“股份合作公司90%以上的收入还是来源于物业租赁,金融性资产占10%以上的非常少。”长期研究深圳社区股份公司发展的“一号平台”创始人、总裁陈宏表示,“全市上千家社区股份公司,我们统计只有32家成立了投资公司,募集资金超过80亿元,但是投出去才3个亿。”在陈宏看来,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主要是股份公司董事长及领导班子不敢冒险投资项目,“一旦投资失败,影响全体股民利益,股民就会追责。”

  B 破局

  变“种房子”为“种高科技企业”

  打破过度依赖物业租金的尴尬局面,深圳的社区股份公司正在局部突围。其中,位于宝安区福永街道的怀德社区股份公司突围之路走得较早。

  早在5年前,宝安区便传出福永“首富村”自建城市综合体的消息。这个“首富村”,指的就是怀德社区。2012年6月,怀德广场奠基,标志着宝安区首个社区自建城市综合体项目正式开建。怀德广场总投资8亿元,全部为福永怀德社区股份公司自筹资金。在很多社区还在靠租赁经济过活时,怀德社区早已开始了远景规划——除了成立自己的房地产公司之外,物业管理公司、广告公司等项目纷纷上马。

  “怀德社区股份公司不仅搞土地开发,还在探索股权投资。”陈宏在观察深圳社区股份公司转型发展中,特别关注宝安的“怀德样本”。他介绍,由潘灿森(怀德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率领的怀德公司,成立了多家二级公司,涉及十几个产业。

  西有怀德,东有南岭村。业内人士称,从2014年开始,以潘灿森、张育彪(南岭村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为代表所带领的股份合作公司开始走出一条新路。

  “这些年,我们不停地思考、摸索,除了房地产、工业园、酒店旅游等传统产业,深圳的村集体还能做什么?”两三年前,张育彪接触到创投行业,认真考察后,带领南岭村开始进军创投行业。

  第一步,南岭村收购了老牌创投企业深圳国成科技投资公司。“收购国成,我们看重的是它的专业人才和成熟团队,有传承、有经验、有资源,也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能帮助南岭村快速切入这个行业。”张育彪说,南岭村控股后,该公司两年来相继投资水下机器人、工业机器人等初创企业,并与上市公司投资平台合作,发起设立一只基金。

  随后,南岭村与清华启迪合作,把村里的旧厂房改造成清华启迪(南岭)科技园,引进科技型创业企业。并与归国留学团队合作,建设“南岭1983创意小镇”,重点孵化创意创新企业。

  “创投+孵化器”模式在南岭村实践。对于园区优秀企业,南岭村可直接投资。今年上半年,该社区引进由3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领衔的新一代抗体研发生产项目,南岭村成为创始股东和投资人。

  最近,南岭村又在组建“南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张育彪说,南岭村正努力把村集体从过去的“种房子”,扭转为“种高科技企业”。

  怀德、南岭村之后,甘坑、岗头、六约、樟树布、牛栏前、红荷等数十家社区股份合作公司也纷纷转型,多元发展。比如,甘坑联合社会资本建设甘坑客家小镇,建成深圳唯一的传统客家民俗文化体验基地;岗头联合社会资本建设天安云谷项目,规划建成大型新兴产业综合体;红荷结合国有资本打造大运软件小镇,成为深圳市产业转型的一个标志性载体……深圳社区股份公司转型,已逐渐形成百花齐放之势。

  C 建言

  分类推动社区经济健康快速发展

  上述怀德、南岭村、甘坑、红荷等数十家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转型发展态势喜人,但相对于全市上千家股份合作公司而言,突围企业的数量还较少,尽管罗湖区、宝安区、龙岗区等均出台系列政策加以扶持引导。

  《城市化进程中的社区型股份合作公司发展研究——基于深圳现象的思索》一书作者孙宝强表示,目前来看,深圳的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还在相当程度上依赖出租经济,绝大部分社区型股份合作公司的投资项目以建厂房招租为主,由原来的“种庄稼”改为后来的“种房子”,大部分股份合作公司的租金收入占总收入的近80%,有的高达95%以上。

  孙宝强认为,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要转型发展,应全面推行募集股制度。推行募集股一方面可以有效地吸引外部资本、人才、技术、管理等生产要素进入到企业中,扩大企业规模和增强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通过参股、控股、兼并等方式,打破行政区域界线和对象限制,引入各种要素,在优化股权结构的同时实现资本扩张。

  孙宝强还建议社区股份合作公司选拔职业经理人。股份合作公司改革主要不是解决普通股东的积极性问题,重要的是提高经理人员的积极性,要敢于让经营者持有较大股份,这是一种必然趋势。当前可公开选拔经理人,可以是内部的,也可以是外部的,逐步提升管理水平。

  “既要规范管理,也要推动发展。”曾经拍摄和撰写《深圳村庄30年》(电视纪录片)、《深圳原住民家谱》(纪实文学)等作品的陈宏表示,深圳市近年探索建立的“一个系统、三级监管、四大平台”社区集体经济发展监管体系,对于规范社区集体经济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深圳市还需要出台一些积极政策,推动社区集体经济转型升级。

  在陈宏看来,社区股份合作公司发展可以分类推进,对于发展比较好的,要放活它;对于处于中间层的,要引导和规范;对于发展较差的,政府要保底。“社区股份公司改革是项复杂工程,这也是过往20年《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几乎没有修改的原因。”陈宏期待,新时期,深圳社区经济发展能够迎来新的“政策红利”。

来源:南方日报 记者 张东方 编辑 刘雅琼

手机扫扫打开当前页面

相关新闻

搜索

  • 加载中...

街区新闻



  • 加载中...

论坛精华



居民诉求



关注我们